天空彩票与你同行c4455.com-mg冰球突破活动x10

2019-03-30 18:37 · 微信公众号:华商韬略  熊剑辉   
   
十部烂片不抵一部精品,别人拼资本、拼演员,正午阳光就拼剧本、拼质量、拼口碑。侯鸿亮始终觉得:“我们有必要告诉观众什么是好东西。”

《都挺好》刷了屏。

严苛的豆瓣评分7.9,大结局收视率突破2%。有媒体披露,仅版权,这部剧的收入就已近5亿。爆款面前,网友们丝毫不吝“吹爆”制片方正午阳光,赞其“靠谱”、“接地气”、“直击心脏”。

从《伪装者》《琅琊榜》《鬼吹灯之精绝古城》,到《欢乐颂》《大江大河》《都挺好》,正午阳光在纷繁嘈杂的影视圈,是厚积薄发的典型。

爆款三板斧

打造爆款,靠的是侯鸿亮、孔笙、李雪这个“正午铁三角”,挥舞着三板斧——

第一斧:敢创新。

这些年,影视剧统统套路满满。什么长跪不起必下雨、男主解释必不听、出了车祸必失忆、意外跌倒必接吻……家庭剧中,无非就是婆媳矛盾、勇斗小三,让观众心生厌倦。

但《都挺好》中,开场就是苏明玉步入社会后,面临人生抉择:在没有感受过家庭温暖前提下,究竟是脱离原生家庭,还是接受充满隔阂的亲人?这样的“反套路”设计,让观众迅速代入角色,并对剧情充满好奇。

对此,侯鸿亮坦承磨剧本下了大工夫:“原则就是不去编,情节必须有真实生活基础、生活逻辑在,不能是为了博眼球而写。”

很多人表示:角色身上,看到了身边人的影子。

第二斧:敢碰硬。

《鬼吹灯之精绝古城》,曾让正午阳光董事长、制片人侯鸿亮“压力山大”。

盗墓寻宝类题材看似热门,实则大坑。上有“不能盗墓”的政策红线,下有观众吐槽“坟头蹦迪”、五毛特效。但正午敢啃硬骨头。

一是启用正气凛然的“老干部”靳东。通过“误入地宫”、“宝物上交国家”等情节设定,避开“盗墓”嫌疑,全剧充满正气。

二是巧用科学道理,规避封建迷信。点个蜡烛来探测二氧化碳浓度,“鬼吹灯”妥妥变身“走进科学”,寓教于乐。

三是将无法“走进科学”的怪现象,化入人物梦境。比如2.36米高的红犼,是现实中根本不存在的草原猛兽,直接打入一帘幽梦。

这些处理方式太过机智,而且三观全正、诚意满满。连人民日报海外版都发微博怒赞,广电总局更是挺直腰杆大吼:盗墓剧难看的黑锅,从此咱不背!

第三斧:抠细节。

进过正午剧组的人都吐槽表示:里面全是“丧心病狂的处女座”。

拍《伪装者》时,导演李雪看到镜头里两边窗帘不对称——重拍;地上掉了一粒泡沫——捡起。这个偏执狂振振有词:“不处理后期麻烦,抹都抹不掉。”

拍《琅琊榜》时,礼仪请来《甄嬛传》指导团队,穿衣全部正确右衽(即前襟向右),见面行礼、叩头请安、祭祀跪拜等皆有讲究;服饰上,更是考究至极:梅长苏的玉冠是真玉;靖王“鸡蛋大的珍珠”是真珍珠;连士兵铠甲都是真铁。

《都挺好》里,姚晨开拍前,跟着三位真实的销售总监跑生活,从真实细节还原人物;苏大强(倪大红饰演)看房时,一把珠子掏出来撒地上,一眼看出地面平不平,这个细节让房产中介都拍案叫绝。

实际上,正午的核心成员侯鸿亮、孔笙、李雪都不是处女座。但干起活来,三个山东人有过之无不及。

铁三角

正午阳光,最早脱胎于出过《武松》、《高山下的花环》等经典国剧的“山影”(即山东影视制作有限公司)。作为制片人,侯鸿亮头一次操盘,就搞出经典《闯关东》,造就了“有山影,国剧可待”的口碑。

但侯鸿亮进影视圈纯属偶然。

“70后”的他,早年在济南军区录像室管摄影器材,一次跟着机器进《白眉大侠》剧组,结识了摄影师孔笙,才认定了这辈子要干影视。从部队复员后,侯鸿亮从摄像助理做起,把摄像、统筹、导演全干一遍,越干越上瘾。后到山影当制片人,升至总经理。

职场上,侯鸿亮顺风顺水,却在公司上市前突然辞职。人们大惑不解,他在2011年拉上孔笙、李雪两位老伙计,成立正午阳光,开始自主创业。

导演孔笙,其实是侯鸿亮、李雪的师父。这个中文系毕业生天生好动,年轻时也是辞了工作干摄影,拍了当年热播的《白眉大侠》、《甘十九妹》,斩获“飞天奖”最佳摄像、“金鹰奖”最佳剪辑,还调教出两个好徒弟。

而“60后”的孔笙,却是个萌萌的老顽童。

他爱钓鱼、打“弱智”游戏,拍厚重历史大剧,还特别爱“串戏”。《闯关东》、《战长沙》、《温州一家人》、《琅琊榜》、《欢乐颂》、《精绝古城》……孔大爷出没其中,难以自拔。像《精绝古城》里的卖茶老大爷,《琅琊榜》祭拜戏里的龙套(他非说自己是兵部的),《欢乐颂》里买早餐的路人甲,《战长沙》里扛着手榴弹、萌萌地往前冲的群众丙……

后来剧友们干脆发明一种新玩法:看剧寻找“孔萌萌”。

导演李雪虽然和蔼可亲,侯鸿亮却说他“简单粗暴”,胡歌更把他比作《伪装者》中的疯子教官王天风。面对“诋毁”,李雪毫不犹豫反击:“他们是胡说八道。”

但在剧组,李雪确实严格、严肃、严厉。他自黑是团队里的“大炮筒子”,有时还把胡歌虐得很不舒服。好在胡歌是个情商极高的人,拍完《琅琊榜》几个月后才吐槽说:拍戏时你吼我,说的我可不高兴了。

三个知根知底,审美、情趣、目标和价值观都一致的人,把公司办了起来。孔笙、李雪当导演、做内容,侯鸿亮当外联、做制片。公司取名“正午阳光”,意为最热烈充盈的太阳,满满正能量。

价值观

可是,侯鸿亮却直言:“现在是电视剧最坏的时代。”

如今,电视台能拿来反复播的,还是《亮剑》、《潜伏》、《士兵突击》这些老剧。现象级爆款越来越少,观众又被综艺、网剧裹挟,有些电视剧保本都困难。

越如此,越不能浮躁。别人拍片赶时间,侯鸿亮却能沉下心来磨剧本,一磨三个月,拍摄三四个月,加上前期调研、后期制作,基本要一年。

他认定,十部烂片不抵一部精品,别人拼资本、拼演员,正午阳光就拼剧本、拼质量、拼口碑。侯鸿亮始终觉得:“我们有必要告诉观众什么是好东西。”

于是《精绝古城》中,观众看到了“业界良心”级特效:为了展现猪脸蝙蝠、霸王蝾螈、红犼怪兽,剧组不厌其烦制作了大量真实道具,观看时毫无违和感。

而《琅琊榜》,更是营造出一种大意境:风轻云淡、玉笛轻舟,杀机却暗伏天地之间。这背后,是高端大气的布景、不落俗套的机关、黄金分割的构图,让观众品到了魏晋风度、水墨写意、诗意审美。连配乐,都是作曲家孟可看着画面“定制”的。

如此,《琅琊榜》坐稳电视剧中的美学爆款。

这也正是侯鸿亮强调的:电视剧要有审美。现在很多影视剧连最基本的美感都没有,把观众搞得美丑混淆,简直是犯罪。

导演孔笙则表示:我们思考最多的,是如何呈现最佳的光影镜头,讲述最好的中国故事。

显然,“正午铁三角”很有些大情怀。

在他们看来,电视人一定要有使命感,要引领时代文化和民众诉求,既观照现实,又传递积极向上的价值观。

于是“正午剧”中,你大都能找到贯穿始终的人文情怀。

《战长沙》,说的是抗战中小人物的悲欢离合;《伪装者》,诉的是山河破碎背景下的家国之情;《琅琊榜》,古装权谋剧的背后,却是匡扶正义的主旋律、拯救苍生的正能量;《欢乐颂》,触动了经济飞速发展下人的现实困境和敏感神经,传达出努力向上的意志。

《都挺好》里,哪怕把重男轻女、买房养老、小家大家等常见冲突暴露在阳光下,但表达的,还是家庭与自我都要成长、家好才能“都挺好”的价值观。

正午军团

近几年,演艺圈内是非多。吸毒门、嫖娼门、逃税门层出不穷,演员选错了,一部戏可能崩坏。

侯鸿亮选角,却大都很准。

早期年代戏中,李幼斌、陈宝国这种老戏骨,肯定万无一失;后来,正午阳光的当家男神,又成了胡歌、王凯、霍建华、靳东等“偶像派”,全都大获成功。

《都挺好》里,没有一个流量明星,姚晨、倪大红、郭京飞、杨祐宁、高鑫等,全是演技在线、台词功底过硬的演员。

拍摄时,导演更要求演员全员到场、围读剧本,并阐述对角色的不同理解,开机后也要反复讨论、排练。

于是,倪大红这个“爹”被人恨得咬牙切齿;郭京飞在微博上被人猛烈“鞭挞”;姚晨在结尾的哭戏令无数人动容……观众们太“入戏”,正是因为演员表演“准确”。

侯鸿亮选角的最大秘诀就是:“我们都是一类人。”

在他看来,敬业与否、人品好坏、有无不良嗜好、是否热衷综艺等,都是选角一票否决的重点。只有专业性、敬业度、人品度都够,又特别适合角色的演员,才会与之合作。

而侯鸿亮和靳东,则成就了“最佳损友”的佳话。

早年拍《狩猎者》,侯鸿亮邀靳东来客串。当靳东开着一辆切诺基进组后,发现他们太穷了。拍完自己的戏,他的车不仅被“强行留下”,还倒贴路费、油费!从此,靳东四处宣扬侯鸿亮是“奸商”,并调侃说:“我也只能想开点。从那时起,我们就建立起‘深厚的感情’。”

这让侯鸿亮哭笑不得:“明明都是他主动做的,可他一直拿这件事来调侃我,还说我是‘无良制片人’。”

后来拍《伪装者》,因为拍摄超期、费用超支,侯鸿亮开始跟导演李雪“打招呼”,弄得他愁云惨雾。靳东二话不说挺李雪,脱口说出“让制片人(侯鸿亮)去死”,从此成了段子。

靳东出道很早,却在《伪装者》后才大红大紫。侯鸿亮说靳东红太晚是因为“个人不努力”,靳东则说侯鸿亮是“万恶的资本家”。两人“嘴仗”不断,却惺惺相惜。在《精绝古城》拍摄中,靳东的腿被冰刀扎成重伤,依然咬着牙坚持了下来。

这样的人品,成为“正午出品”的品质保障。

阳光现象

但光在战斗中“建立感情”是不够的。正午与明星的合作方式,也独具特色。

2016年1月,华人文化入股正午之际,“资本家”侯鸿亮展开布局,为靳东、王凯、刘涛在资本层面做出安排。在正午旗下,大家联手成立三家公司,让明星们在片酬之外,可以分享部分资本收益。

这是侯鸿亮深思熟虑的结果。

如今,娱乐圈的艺人合作方式花样很多样,给股权、买空壳、搞对赌,看似“深度绑定”、大把套现,实际上相互猜疑、苦不堪言,乃至对簿公堂、不欢而散的也不少见。

侯鸿亮看透了。关系松散不重要,尊重明星意愿,才能互惠互利、长期合作。

如此演员阵容,加上诚意作品,正午阳光拿奖拿到手软。仅中国电视剧最高荣誉“飞天奖”,侯鸿亮团队就勇夺八座;2016上海国际电影电视节的“白玉兰奖”上,《琅琊榜》又连中两元。

高频出精品,正午阳光成了比肩美国HBO的“爆款制造机”。

但资本进入,也让正午阳光被资本所裹挟的声音渐起。

除了被华人文化的“黎叔”所“包养”,人们在穿透了正午阳光的层层股权后,赫然发现马云、马化腾的身影。

于是,关于正午阳光何时上市的猜测,开始环绕着这家公司。

恰好在2017年,正午遭逢“水逆”。

《他来了请闭眼》《外科医生》《欢乐颂2》,几部寄予厚望的大剧,口碑接连扑街。于是有人质疑:正午赢得了资本,丢掉了口碑。

正午引入资本或上市,或许都是水到渠成。在现阶段,侯鸿亮依然清醒。他觉得还是要靠作品说话,将对人生的理解和正直、诚信、善良的品质放进戏里。对他来说,能选择最喜欢的作品和角色,能用最完美的艺术方式呈现给世界,就是件足够幸福的事。

于是《都挺好》来了,人们放下心来,正午阳光“都挺好”。

【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nba球探网转载,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。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nba球探网立场,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。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(editor@zero2ipo.com.cn)】